第1章 序

現這兩個可的小東西除了沒有清晰可見的臉部廓外。其餘的如眼睛、還是能約看得到的,白的那隻就是三個小黑點,黑的那隻就是三個小白點。“看這兩個小東西的樣子如此可,應該不是什麼妖吧!”於亙自言自語的嘀咕道。“嘶啞”就在這時,這兩個小東西似乎發現了於亙,口中頓時發出了一聲怪。像是生氣有人在窺、打擾它們一般。於亙壯著膽子從枯木旁站了出來,微笑著說著:“你們好,我於亙,我不是有意打擾你們的玩耍的,我隻是采藥時路...天武大陸,修仙橫行。這是一個弱強食、以實力為尊的修仙大陸。在天武大陸中,一半以上的人都是修仙習武之人。

天武大陸又分為九州之城,故而也有九州大陸之稱。

而天武大陸修為的高低是沒有統一的標準的…

從古至今都是以道、釋、儒、魔四教最為鼎盛。所以道行的修行都是以四教為首,而四教修行道行的層次又各分為六個階段……

一,道家修為:清、氣清、心清、上善若水、大乘、悟道。二,佛家修為:無礙、無掛、無垢、空空如也、金、參佛。三,儒家修為:仁義、禮、智、信、聖、舍仁。四,魔道修為:絕、絕義、絕心、如瘋如魔、魔、化魔。

而不管是何教何派,每一階都分有初、中以及巔峰三層,每進一階便可延長壽命兩百載。傳說若能突破最後一大關,便可自在逍遙,超永生!擁有毀滅一切的力量。

……

……

於亙本是天武大陸中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鄉下人,在天武大陸中屬於那另一半什麼修仙法都不會的一類人。而為了謀生,他告別了父母離開了家鄉。一個人來到誠州城,他找了份采藥的工作,當下便在這租了個小房間住下來了。

所以,早早步俗事凡塵中的於亙,有著一份比同齡人更加、穩重的心態…

此時,誠州城,一家書店。

“喲,小友又來了?”櫃臺後,一個材佝僂的白發老人笑道。在他麵前,正站著一個材瘦小的布男孩,男孩長著一臉淳樸相,整個人卻散發出一書生獨有的氣質……此人正是於亙。

“莫爺爺好,我想再看看,”於亙也對這老者尊敬道。

於亙並不知道老者的真實姓名,隻知道他姓莫,是這個店的小二也是這個店的店長,這裡一直都是他一個人在打理著。於亙是這裡的常客,隔三差五便會來書店一次,雖然多數不會買。

“哦嗬嗬,看吧看吧!”老者嗬嗬一笑。

書店不大,但於亙卻來回走了好久。古樸的書架上擺放著各類書籍卷軸,散發出陣陣古老悠久的氣息,讓人不肅然起敬,心生藉。

走了好一會兒。

“咦?”突然於亙腳步一頓,目落在了一個書架邊邊的角落上。那裡正躺著一本是呈赤紅、看起來很薄的書。

於亙走到書架前,拿起書籍滿臉好奇地便打量的起來。

這是一本輕巧且書頁泛黃的古書。書的正麵上印著“滄海蒼穹”四個黑大字,他可以肯定之前從沒見過這本書。稀裡糊塗的就拿起書走到櫃臺前,問道:“莫爺爺,這本書是剛進貨的嗎?”

看著於亙手中拿著那本赤紅古書,老者深邃的眼眸中似泛起了一陣亮。而後僥有興趣的道,“是的,昨天剛進的貨,怎麼,小友對這書興趣?”

“嗯”於更點頭,想了想而後咬牙道:“這本書賣多幣?”

於亙來到這誠州城,以采藥為生,收本就不多,一本書的價格幾乎可以頂他一個月的生活費了!

老者見於亙如此模樣,不由輕笑道:“今天是本店經營的最後一天,而小友又是我店的老顧客,所以這本書就免費送給小友了。”

於亙一愣,隨即又驚又喜道:“真的?”

“真的。”老者淡然一笑。

“可是為什麼?以後都不開了嗎?”於亙又有些疑。

而這時,老者卻笑而不語,低頭算起賬本來了,這模樣就好像沒聽到於亙說的話一般。

於亙見老者沒有回答自己的意思,便高興地拿著書識趣地走了。

隻是於亙剛一消失,老者卻又抬起頭,微微一笑“看來諸天的格局,從這一刻起又要了!”

空間忽然靜止了!

老者與整個書店竟變得明瞭起來,隨即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四周的一切依舊照常執行著,如此詭異,彷彿之前就沒有出現過這個書店一般。

而不一會兒,於亙也回到小租屋。

拂了拂袖,便在一個小木桌上坐了下來,凝視著書本……

書的正麵上印著的那“滄海蒼穹”四個黑大以及那整泛黃的書頁,散發出一陣陣古老的氣息。其實在天武大陸,所有的書藉卷軸都是有著悠久的曆史的。當時,於亙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看上這本書,連翻都沒翻就拿了。

刷!

於亙深吸一口氣,終於翻開書本的第一頁。

“這?”於亙愣住了。

因為映眼簾的並不是什麼文字,竟是一幅畫!

蔚藍的高空掛著一個火紅的太,下方是一整片山丘草木叢林,還有幾茅屋與各種飛禽走以及鋤田的人們……

於亙看了好久,始終沒看出個究竟。索便合上書,將其放到了旁邊那一排書架上。

“離去也己經有十幾天了吧!”於亙坐了下來,忽然地自語道。神有些惆悵,眼中閃過一回憶……

記得有一次他上山釆藥,於亙第一次遇見了。雖然那時的渾是,但於亙還是徹底的被那絕代容貌給迷住了。

那一次的相遇,因為了重傷,於亙不得已便將其背到了自已的住,憑借自己對藥方麵的認識給做了治療,終於有了一起。

可次日,當於亙從山上采藥回來時,房間裡除了躺在書架上的那一排排書外,卻早已不見了的影……

“謝謝你救了我!我千秋。這是一些靈石和玉牌,你就先收下,若以後有什麼幫助,可憑玉牌來九州神宗找我,我會盡我所能幫你一次。”

這是留下的信。

而那時於亙也才震驚的發現,他所救的人竟是九州神宗千年以來最出的天才弟子---千秋!

著早已人去樓空的房間,於亙也不知為何到一陣莫名的失落,不過隨即看到桌上那一塊玉牌,他又有了一期待。

……

次日清晨。於亙依舊如往常一樣,背著竹婁上山采藥謀生。

他來到了一山澗旁,那有一條瀑布掛在山澗中嘩嘩而下。他站在一個凸起石頭上,深吸一口氣,著那一陣陣霧氣撲麵而來的涼爽。

“咻咻”就在於亙閉著眼睛著這份恬靜、舒適的覺時,突然一陣之聲傳了他的耳朵。

“這是?”於亙睜開眼睛,約看到就在離他不遠的瀑布裡,似乎有兩個圓形的小東西在相互撞著。

看到這如此有趣、怪異的景,於亙不由地想上前靠近再一看個究竟。

“撲通”一聲,於亙不小心腳一,一顆石頭已落到了瀑佈下的水潭中。“嘶啞”這時,瀑布裡發出了一陣怪聲,是那兩個小東西發現了他。

於亙一驚,本能的後退到旁邊的一棵枯木旁,靠著枯木,眼睛卻死死盯著瀑布裡麵的況。

天武大陸既是修仙之地,那就難免不了有一些猛妖之類的飛禽走。猛在天武大陸任何一片森林可謂是隨可見,至於妖也不算稀,而他甚至還聽人說過有些化人的妖,實力比一般的修仙高手還要恐怖,這些都是他不敢想象的。

他不知道在瀑布裡麵的究竟是什麼東西,即使不是妖,一般的猛也都會要了他的小命。所以他很小心的躲在枯樹旁邊,一發現是對自已不利的東西,他也好撒就跑。

“嘶啞”終於,瀑布裡飛出了兩個如手掌般大小的球狀東西。

於亙定睛一看,那是兩個一黑一白球狀的小。它們兩側竟還長著一對如蜻蜓般輕巧明的翅膀,懸於空中發出一陣微不可察的“嗡嗡”之聲,樣子甚是可。於亙還發現這兩個可的小東西除了沒有清晰可見的臉部廓外。其餘的如眼睛、還是能約看得到的,白的那隻就是三個小黑點,黑的那隻就是三個小白點。

“看這兩個小東西的樣子如此可,應該不是什麼妖吧!”於亙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嘶啞”就在這時,這兩個小東西似乎發現了於亙,口中頓時發出了一聲怪。像是生氣有人在窺、打擾它們一般。

於亙壯著膽子從枯木旁站了出來,微笑著說著:“你們好,我於亙,我不是有意打擾你們的玩耍的,我隻是采藥時路過……”

可是還沒等他解釋完,那兩個小東西頓時又發出一陣“嗡嗡”之聲。這時於亙隻覺一輕,裝在他背後竹婁裡的藥材頓時全都飛了出來,全都向著兩個小東西靠攏了過去。下一刻,隻見兩個小東西小口一張,懸於半空中的各種藥材頓時化為一道流吸了進去它們的小口中。

這突發的異變除了讓於亙到一心疼外,更多的還是驚訝。“它們是怎麼做到的?這些藥材加起來都是它們的數倍了!”

“嘶啞”將於亙大半天的收獲得一幹二淨的兩個小東西飛到於亙邊,竟在他左右臉上蹭了起來,像是在說;“很高興認識你,還有麼?”

一陣嘟嘟、麻麻的覺瞬間從於亙臉上傳遍了全。

“嗬嗬嗬”於亙頓時也被逗得開心的傻笑了起來……

“小黑,小白。天快黑了,我要回去了,明天我再來看你們哈!”於亙笑著向兩個小東西揮手道別。

這整個下午於亙都在瀑布旁跟兩個小東西嬉戲玩耍,一下子三個便悉了起來。於亙直接給這兩個球狀般、黑白的小東西取名為小黑與小白。

而小黑與小白似乎也很滿意、很開心於亙給它們的這個稱呼。

“嘶啞”小黑與小白目送著那在夕那逐漸離去的瘦小影,似乎在說:明天再見。

然而它們不知道,下一次的再見已是三年後了。排排書外,卻早已不見了的影……“謝謝你救了我!我千秋。這是一些靈石和玉牌,你就先收下,若以後有什麼幫助,可憑玉牌來九州神宗找我,我會盡我所能幫你一次。”這是留下的信。而那時於亙也才震驚的發現,他所救的人竟是九州神宗千年以來最出的天才弟子---千秋!著早已人去樓空的房間,於亙也不知為何到一陣莫名的失落,不過隨即看到桌上那一塊玉牌,他又有了一期待。……次日清晨。於亙依舊如往常一樣,背著竹婁上山采藥謀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