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重回地球

呢?作為天海首富之子,趙純目空一切,當著所有大學師生的麵兒,將他踩在腳下狠狠辱,後來更讓人打斷了他的雙,挑斷了手筋,為一個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殘廢。甚至家人都到牽連,父親死於一場車禍,名下的公司遭打最後破產,被龍騰集團收購。姐姐林雪為了照顧他,終生未嫁,日夜加班拚命掙錢給他治病,最終猝死在工作中。往後的十年,他盡嘲諷和白眼,像狗一樣活著,甚至要飯為生,讓他一度心灰意冷,最終跳龍江,卻意外來到了修真界...都市之最強仙尊恰同學年·第1章重回地球2007年9月,去往天海市的一艘客。

船頭的甲板上,一名青年神恍惚的著滔滔江水。

他麵容清秀,目清澈,沒有亮瞎氪金狗眼的帥氣,卻讓人看著很舒服。

他著普通,一看就是大路貨,但上卻有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莫名氣質,讓人不敢小覷。

「眼前的一切,不是錯覺,也不是幻境……」

「看來我真的重生了,回到了地球,而且是我剛上大學的那年!」

青年輕聲嘆息,早在半小時前,他就已經確定,隻不過還有些恍然如夢。

林楓,玄天宗二十一代弟子,上古玄天功的唯一傳人。

原本他隻是個普通人,不過卻因緣際會來到修真界,得到上古玄天功傳承,一步步修鍊,逆天崛起,鎮一切敵,最終屹立在萬道之巔,為萬仙之尊。

玄天仙尊,林楓,又號林玄天。

「四大天帝,你們為了得到上古玄天功,居然不顧天帝份,無恥襲,甚至用了上古誅仙大陣與定海神針,可惜我林玄天命不該絕,重回到了地球!」

「終有一日,我林玄天會殺回去,奪回原本屬於我的一切,將你們踩在腳下。」

「嗬嗬,我很期待這一天的到來,你們呢?」

林楓角出冷笑,眼中浮起一抹寒芒。

他應了一下,上古玄天功如蒼龍蟄伏,一隻手拿日月、彈指碎星辰的澎湃法力空空如也。

隨的法寶,靈脈,神以及上古玄天劍都沒了,隻有一道玄天功氣息護。

一修為盡失,完全為一個凡人,林楓沒有半點沮喪,反而笑了起來。

「如此也好,前世我修鍊太快,基不穩,有上一世的記憶,這一世定要鑄造最強基!」

「嘟嘟嘟……」

手機鈴聲打斷了思緒,看到來電顯示,林楓心中生出一種久違的緒,鼻子微酸。

「姐!」

「楓弟,你沒什麼事吧?新聞上說龍江暴,風急浪湧,翻了不船,姐都快擔心死了。謝天謝地,還好弟你沒事!」

「哈。你老弟我福大命,怎麼可能有事?」林楓笑道。

時隔千年,再次聽到姐姐林雪的叮囑和關懷,心不由一陣唏噓與。

在修真界,他是殺伐果斷的無上仙尊林玄天!

但在親人麵前,他還是那個赤子之心的林楓!

「跟姐貧。等到了天海,記得給姐報平安。還有,輕語是姐上大學時的好閨,別跟客氣,吃的,喝的——如果你再能把給睡了,那最好不過。嗬嗬……」

說著說著,連自己都忍不住笑起來:

「嗬嗬,姐告訴你,輕語可是我們大學那會兒的校花,超級大哦。你要是把拿下,以後見了我就得喊姐,多。楓弟,加油,一定要拿下這小妖,姐等你的好訊息。」

「在我眼裡,誰都沒有姐你好看!」

林楓不聲的道,心卻一陣好笑,哪有這樣的姐,教唆弟弟對自己的閨下手?

「嗬嗬,就你甜!」

結束通話電話,林楓神平靜的著滔滔江水,腦海中浮現一個高挑艷的影——葉輕語!

想到了葉輕語,自然想到了那個改變了他一生的重大變故。

他初到天海,葉輕語像對親弟弟一樣,非常照顧他,細心周到,讓林楓一度懷疑,對自己也有想法。

隻是像葉輕語這樣的明星人,氣場很強,前世他初出校園,心青,有些自慚形穢,覺得配不上,暗了好久,終究沒能捅破這張紙。

葉輕語邊有很多追求者,但都無,為了打發蒼蠅,拉林楓當擋箭牌,他自然義不容辭。

直到一個男人趙純的出現,徹底改變了他的一生。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現在的趙家應該還是青州首富……」

林楓角浮起一抹冷笑,前世的趙家高不可攀,但這一世,在他眼中,又算什麼呢?

作為天海首富之子,趙純目空一切,當著所有大學師生的麵兒,將他踩在腳下狠狠辱,後來更讓人打斷了他的雙,挑斷了手筋,為一個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殘廢。

甚至家人都到牽連,父親死於一場車禍,名下的公司遭打最後破產,被龍騰集團收購。

姐姐林雪為了照顧他,終生未嫁,日夜加班拚命掙錢給他治病,最終猝死在工作中。

往後的十年,他盡嘲諷和白眼,像狗一樣活著,甚至要飯為生,讓他一度心灰意冷,最終跳龍江,卻意外來到了修真界。

哪怕他為仙尊,也無法復活父親和姐姐,這是他前世一生最大的憾。

林楓暗暗發誓,這一世,沒人再能傷害父親和姐姐!

哪怕神,也不行!

「前世的仇敵們,你們給我的一切恥辱,這一世我會一一還回去!」

林楓神微凜,雙目中凝聚出一抹寒芒。

這時,一個聲氣的稚聲音在耳邊響起。

「大哥哥,給你吃糖!」

林楓轉看到一個雕玉琢的小孩兒,四五歲的樣子,小臉嘟嘟的,大眼睛漆黑清澈,非常可。

小孩兒天真爛漫,著一雙小手,踮著腳尖,努力將一顆大白兔糖遞到林楓麵前,道:「依依難過的時候,吃一顆糖就不難過啦!」

「大哥哥,你快吃呀。」

林楓一怔,恍然明白,小孩兒天真善良,看他一個人孤獨的站在甲板上,以為他在傷心難過,走過來送糖。

他微微一笑,蹲下與小孩齊高,溫聲道:「大哥哥沒有難過,不用吃糖!」

「真的麼?」

小孩兒一臉天真無邪的問道。

林楓微笑著點頭。

「你依依?」

「小鳥依人的依。」

「依依把大白兔收起來,等下次難過的時候,依依再吃掉它好不好?」林楓笑道。

「好。」小孩兒甜甜一笑,點了點頭答應道。

「依依,姑姑有沒有對你講過,不要和陌生人說話,萬一遇到壞人怎麼辦?」

而這時,一個清脆聽的聲音響起,話語中帶著一種深深的溺。

「哎呀,惡魔姑姑來了!」

小孩兒小聲道,彷彿一個做了錯事怕被發現的孩子,忙躲在林楓後,天真的以為捂著眼睛,姑姑看不到。

林楓著小孩兒天真爛漫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遠走來一名年輕貌的人,麵容絕,眉宇間有種難掩的高貴氣質,一看就不是尋常人,穿的雖不是名牌,但一看麵料就不是凡品,世界最頂級私人裁量定做,挑不出一瑕疵,無不出一種貴族氣息。

「請離遠一點兒!」

人不帶任何緒的掃了一眼林楓,骨子裡帶著一種高貴,語氣清冷的道,雖然看似禮貌客氣,卻讓人覺很不舒服。

人以及所在的家族在青州都極有權勢,以的份,自然不會去在意一個普通人。怕神,也不行!「前世的仇敵們,你們給我的一切恥辱,這一世我會一一還回去!」林楓神微凜,雙目中凝聚出一抹寒芒。這時,一個聲氣的稚聲音在耳邊響起。「大哥哥,給你吃糖!」林楓轉看到一個雕玉琢的小孩兒,四五歲的樣子,小臉嘟嘟的,大眼睛漆黑清澈,非常可。小孩兒天真爛漫,著一雙小手,踮著腳尖,努力將一顆大白兔糖遞到林楓麵前,道:「依依難過的時候,吃一顆糖就不難過啦!」「大哥哥,你快吃呀。」林楓一怔,恍然明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