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血衣侯

也還是能夠困住的。可現在……一擊,瞬間滅殺了他們三人,重傷四人。“破虛境無敵?還是涅槃境戰力?”龍九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蘇白沉,下一刻。“撤!”龍九毫不猶豫下達撤退命令。沒辦法,麵對此刻的蘇白沉,再不走,恐怕他們所有人都得交代在這裡。“你們,逃得掉嗎?”蘇白沉聲音依舊冷厲,夾帶著驚人的殺意,彷彿地獄修羅。他就站在那片虛空,步伐沒有移動絲毫,可他手中長槍,卻緩緩朝前一刺。這一刺,明顯是刺在空氣當中,但...離開了靜月湖後,蘇信便一路前行。

“這次奪取聖蓮蓮子的過程,倒是挺輕鬆的。”蘇信笑著。

是很輕鬆,他一開始就得到了蓮子,之後,也僅僅隻是受到那三大骨王的一些阻礙罷了。

而他當一個照麵就將他三大骨王給擊潰後,就沒人敢再來阻他了。

當然,之所以如此,首先是因為那蓮子本就有九顆,他隻是得到其中兩顆罷了。

且最重要的是,蓮子雖然珍貴,那些爭奪之人也非常渴望得到,但還不至於讓他們無比瘋狂迫切的,不惜性命去爭奪。

要是像當初蘇信在天水秘境得到那道果一樣,吸引力太大,讓所有人都不惜一切代價來爭奪的話,他想要全身而退也沒那麼容易。

“嗯?”

蘇信眉頭忽然一皺,他的心靈意識能夠感應到自己身後追來的兩人。

沉吟了片刻,蘇信便在一片山林內,停下了腳步。

他剛停下,那手持巨斧的三斧尊者就來到了他的麵前。

“閣下,我不搶奪你手中的蓮子,我隻要那聖蓮,將聖蓮給我,我立即離去。”三斧尊者直接說道。

他不敢直接硬搶。

剛剛在靜月湖內,蘇信展露出來的實力他也看到了,自問自己並沒有把握能夠取勝。

“隻要聖蓮?”

蘇信看了眼前三斧尊者一眼,他猜得出,這三斧尊者爭奪聖蓮應當不是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師妹,也就是那位夏仙子。

九轉聖蓮,最珍貴是九顆蓮子,但聖蓮本身同樣也是無比罕見的寶物,用處也不小的,隻是無法儲存,才導致沒多少人想要得到。

蘇信估計,那夏仙子想要得到聖蓮,應當是聖蓮對她的體質有一定用處。

“三斧尊者,還是等你後邊那位一起到了,再說吧。”蘇信平淡道。

三斧尊者微微皺眉。

不一會兒,那身形高挑,麵容絕美高貴的夏仙子,也出現在兩人麵前。

“師妹,你怎麼過來了?”三斧尊者問道。

夏仙子並沒有回答,而是帶著一絲複雜的神情,看向眼前這散發著四步巔峰氣息的冷峻青年。

“你,是蘇信?”夏仙子開口。

“什麼?”三斧尊者不禁錯愕。

蘇信,這個名字他當然知道。

九聖山當代絕對的第一天才,幾年前在第四界域內鬧出了極大的動靜,當時因為天神宮的暗殺,以至於整個九聖山都徹底震怒的。

當初的蘇信,也僅僅隻是四步巔峰戰力罷了,遇到一般的五步涅槃尊者,也就能勉強鬥一鬥。

可眼前這人,可是一個照麵正麵擊潰並重創三大骨王,連他都無比忌憚的,會是蘇信?

不可能吧?

三斧尊者不敢相信。

“是我。”蘇信點頭,也直接承認了。

對夏仙子能認出自己來,他也沒感到意外,畢竟之前還是接觸過好些次的。

“真的是?”三斧尊者瞪大著眼睛,滿臉駭然。

要知道,幾年前蘇信還在被血刀王、焚火尊者、九戰尊者追殺的到處跑的,可現在才過去多久?

竟然連他都感覺無法取勝了。

這進步速度,未免也太誇張了一點。

“蘇信。”

夏仙子目光有些複雜,可還是開口說道:“你要的隻是聖蓮蓮子,那聖蓮對你應當沒什麼用處,可否將那聖蓮給我?”

“給你?”

蘇信嗤笑,“夏仙子,你說的還真是輕巧,這聖蓮對我用處確實不大,卻也是我好不容易從眾多強者手中爭奪而來的,你現在簡單一句話,就想要過去了?”

若是以前,兩人沒交惡之前,一株對他並沒有什麼用處的聖蓮,給就給了。

可現在兩人已經徹底鬧僵了。

這夏仙子輕飄飄一句話就想要走,真是笑話。

“我不會白要你的,我可以拿戰功點換。”夏仙子道。

“戰功點?可以。”蘇信這才點頭,“說吧,你出多少戰功點?”

“一百萬,如何?”夏仙子道。

聽到這話,蘇信笑了,“夏仙子,你真當我是沒見過世麵的啊,一百萬戰功點,就想將那聖蓮要去?”

“師妹?”三斧尊者也皺眉看了夏仙子一眼。

一百萬戰功點,對九聖山眾多的涅槃境,包括對很多五步涅槃尊者而言,確實是一筆巨大的數字,可此刻的蘇信,那毫無疑問是有東荒尊者榜戰力的。

這樣的實力,隨便出手殺一個五步巔峰,得到的戰功點,估計都要比這一百萬要多。

這個價格,確實太低了些。

“那你說,要多少戰功點,才願意將聖蓮交換給我。”夏仙子道。

“一千萬戰功點。”蘇信直接道。

“這個價格……”三斧尊者略一沉吟,道,“蘇信,九轉聖蓮的用處是不小,但沒法儲存,在九聖山內,隻有剛好急需用到這九轉聖蓮的人,才會特意花費大量戰功點去收購,可其價值估計也就在六七百萬戰功點左右。”

“你開出的這價格,稍微高了點。”

“高麼?”蘇信卻是冷冷掃了夏仙子一眼。

他真不覺得這個價格高。

這還是他看在都出自九聖山,且這夏仙子還是那位第四山主唯一的親傳弟子,他是給第四山主的麵子,才沒有獅子大開口,願意讓這夏仙子拿出一千萬戰功點來兌換。

要不然,就憑夏仙子這一年時間內,對他的一些中傷,他直接報個三五千萬戰功點的價格,都不過分。

“好,就一千萬戰功點。”

夏仙子也沒有猶豫,“不過我現在手頭戰功點隻有一百萬左右,你我可以先行交易,我可以立誓,等回到九聖山後,我會盡快將剩下的戰功點還與你。”

“可以。”蘇信也沒想逼迫這夏仙子。

而且這夏仙子內心太過驕傲,應當還不至於為了區區幾百萬戰功點而違背誓言。

很快蘇信就將那聖蓮拿了出來,而夏仙子也拿出了一枚乾坤戒,裡邊有價值一百萬戰功點左右的各種寶物,蘇信也懶得清點,很快就完成了兌換。

“蘇信,早就聽說我九聖山多出了一位令天神宮都寢食難安,不惜一切代價想要殺死的絕世天才,今日總算是見到了,而這一見,嘖嘖,你這天賦,當真是驚世駭俗。”三斧尊者走上前來,笑著讚歎道。

“三斧尊者,等回到九聖山後,有時間可以一起喝一杯。”蘇信也笑道。

“行。”三斧尊者直接點頭應了下來。

蘇信與夏仙子之間是有私人恩怨,可與三斧尊者卻沒有太大幹係。

蘇信對三斧尊者,包括第四山主都還是非常客氣敬重的。

就在這時……

“嗯?”

蘇信忽然皺眉看向靜月湖所在的方向。

他心靈意識感知範圍內,一道身影正以驚人的速度掠來。

隻是瞬間,就來到了他的麵前。

“哈哈,果然還在這裡。”爽朗的笑聲,也在這片山林內響起。

“血衣侯?”

蘇信跟三斧尊者都看著來人。

來人正是那位東荒尊者榜排名第六十七位的血衣侯。

他剛剛也在靜月湖中參與爭奪,在奪得一枚蓮子之後,就立即朝蘇信離去的方向追過來了。

“三斧尊者也在?”

血衣侯隻是掃了三斧尊者一眼,卻並沒有理會,而是將目光匯聚在蘇信的身上,“不知這位小兄弟,怎麼稱呼?”

“九聖山,蘇信。”蘇通道。

他沒打算隱藏自己的身份,也沒必要隱藏。

“你也是九聖山的?”血衣侯不由暗歎,“不愧是東荒之地頂尖勢力之一,強者還真是多。”

他知道,九聖山內涅槃尊者當中最強的是那位九夢道尊,那可是東荒尊者榜排名極靠前的存在,實力比他都要強上很多。

三斧尊者,雖然比他要弱一些,但同樣在東荒尊者榜上有名的。

而眼前的蘇信,雖然不在東荒尊者榜上,可他剛剛展露出來的實力來看,隻會比三斧尊者更強。

一個宗派,同一時代,能有三人有東荒尊者榜實力,這也隻有東荒之地的頂尖勢力,纔有這般能耐了。

“蘇信,我來並非是為了搶奪你手中的蓮子,隻是見你一個照麵就正麵擊潰了骨神宗那三大骨王,知曉你實力強橫,這才前來想與你正麵較量一番,不知你可願意?”血衣侯笑道。

“不搶奪聖蓮蓮子,隻為較量一番?”蘇信內心一動,立即瞭然了。

在這世間,很多人生性好戰,渴望與同一層次的強者交手。

特別是一些實力無比厲害的強者,他們在某一片疆域內,幾乎很難尋到像樣的對手了,自然內心就更加渴望遇到勢均力敵的強者對戰。

眼前這血衣侯,顯然就是這樣的一人。

而聽到血衣侯主動邀戰之後,蘇信內心也同樣有些激動、狂熱起來。

他,沉寂了四年,近三年更是一直在苦修。

他自知實力提升無比巨大,但現在的自己到底處於什麼水平,跟東荒尊者榜上的強者比起來,又處於什麼層次,他並不知曉。

之前在靜月湖上,他雖然出手重創了蟲鹿尊者,又正麵擊潰了三大骨王,可那並非是他全部實力。

他同樣也想找一個厲害的強者,好好戰上一場,同時驗證下自己此刻的實力。

而眼前這位血衣侯,在東荒尊者榜上排名第六十七位,如此強者,自然是最適合他的對手。

“你要戰,那便戰!”

蘇信低喝一聲,手中神劍立即發出一道劍鳴。

一股沖天戰意,也瞬間席捲而起。

……白來人的實力。“是天焱宮的人。”蘇信則是一喜,知道這魁梧男子應當是帝月宮主給他安排的幫手。而單從剛剛那一刀的威勢來看,這魁梧男子顯然擁有破虛境無敵戰力。“二隊、三隊纏住他!”“一隊,隨我斬殺目標人物!”魁梧男子的出現雖然出乎這些黑袍麵具人的意料,可這些黑袍麵具人卻冷靜無比,第一時間就下達指令。他們以四人為一隊,其中有兩隊一共八人同時出手朝那魁梧男子殺去。而剩下一隊四人,則殺向蘇信。雙方瞬間交手。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