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蘇信VS血衣侯

信,三年前倒是個人物,可現在,早已經上不了檯麵了,這等貨色,你根本無須去理會。”“是。”趙青低下頭。趙淩看了趙青一眼,旋即又道:“不過那蘇信畢竟動手打了你的臉,而且還說出那般大言不慚的話,我自然也不會放過,等會的爭奪戰,若是有機會的話,我會出手。”“多謝大哥。”趙青一喜。他就知道,他知道自己大哥對他還是比較溺愛的。就在這時……嗖!嗖!兩道人影,忽然從一旁虛空落到校場看臺之上。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哈哈,痛快!!”

血衣侯笑了,自他身上同樣有著一股滔天戰意升騰而起。

“你們兩個……”旁邊的三斧尊者皺了皺眉頭。

“三斧師兄,不用管他們,我們先行離開。”夏仙子說道。

“嗯。”三斧尊者點了點頭,“蘇信,你小心些。”

說完,三斧尊者與夏仙子便直接離去了。

蘇信跟血衣侯也都沒有理會他們。

山林上空,兩道人影隔著一定距離,遙遙而立,兩人目光凝視,身上都有著戰意升騰。

“東荒尊者榜,排名越靠前,實力差距就越大,這血衣侯,能在東荒尊者榜上排在第六十七位,其實力必然非同一般。”

“我倒要瞧瞧,他到底有多強。”

蘇信目中帶著一絲狂熱,下一刻……

嗖!嗖!

兩道人影,幾乎是同一時間動了。

暴掠而出的瞬間,兩人身後的虛空都彷彿炸裂開來一般。

剎那間兩人便正麵碰撞在一起。

嗡!嗡!

兩重無形的意境領域,都第一時間席捲開來,都在瘋狂衝擊著對方的領域。

都是掌控領域的強者,誰的領域更強,自然誰的優勢就更大。

“嗯?”

“他的劍意領域明顯還並不完整,可為何在我的意境領域衝擊下,竟沒有落絲毫下風,甚至感覺他的劍意領域還要更強一些?”

血衣侯有些吃驚。

他卻不知,蘇信體內凝聚的劍心雛形,對他劍術劍意有著巨大的加持。

之前在劍道輪迴空間內跟人激戰時,他就已經可以跟很多掌握完整劍意領域的強者正麵拚殺,甚至在領域上還佔據些許優勢了。

“疊影!!”

蘇信沒有絲毫花俏,上來就是直接蠻橫的一劍怒劈而出。

那一身血脈之力迸發達到極致,就連肉身力量,也驟然爆發。

“哼!”

血衣侯則是冷哼一聲,手中那柄猩紅長槍,化為一道閃電,刺啦啦~~~虛空都彷彿被直接刺破開來,也凝聚著恐怖的威勢瞬間爆刺而出。

兩人都是全力以赴。

且都沒有任何花俏的,一交手,就是硬碰硬!

“嘭!”

一道巨響,虛空都驀地一震。

在那兩股攻勢碰撞之處,一道道無形的波紋立即擴散開來。

嘩啦啦~~~以兩人為中心,周邊山林無數的樹木要不就是連根被直接吹起,要不就是在威能衝擊下當場爆裂化為木屑。

狂風席捲。

隻是一次交鋒,兩人周邊數十裡山林,便直接化為一片荒涼廢墟。

而在這廢墟之上,嗖!一道身影頗為的狼狽的爆射而出,好不容易纔在虛空重新站穩身形。

“好恐怖的力量!!”

血衣侯抬頭,有些驚駭的看著依舊處於那戰場中央,並未後退半步的蘇信。

“果然,單純力量威能的碰撞,他比我要強橫的多。”血衣侯暗道。

之前在靜月湖上,他看到蘇信一劍正麵擊潰碾壓那三大骨王,當時他就看出,蘇信在力量威能上,極其可怕,超過尋常的六步尊者太多。

而現在真正交起手來,蘇信那劍術中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威能,確實讓他驚歎不已。

他好歹是東荒尊者榜排名第六十七位的頂尖強者,在力量威能上同樣也比一般六步尊者要強上不少的,但跟蘇信比起來,顯然不在一個檔次。

“力量是很可怕,不過兩人激戰,可不是誰力量強,誰就能贏的。”血衣侯目中閃過一道厲芒。

譁!譁!譁!

隻見一道道血色流光突兀迸發,就彷彿一道道血色鬼魅,直接出現在蘇信的麵前。

“咻!”

一道血色寒光,直接刺向蘇信胸膛。

“好可怕的身法!”蘇信暗驚。

這血衣侯瞬間迸發出來的速度,著實恐怖。

還有這詭異的身法,一道道血色鬼魅般的身影,同時迸發出數十道,連他都沒法第一時間分辨出哪一道是他的本尊。

就連那刺來血色寒光,速度也快的離譜。

“厲害!”

蘇信讚歎了一聲,可他手中劍術同樣也變得奇快無比。

劍道輪迴空間內,三年曆練廝殺,他遇到了無數強者,這些強者雖然都是劍道強者,可他們大多擅長的領域也有所不同。

不管是擅長以力壓人的,擅長近身廝殺的,還是擅長身法速度的,他都遇到過很多,也廝殺過很多場。

他早已有了無比豐富的廝殺經驗,也知道遇到這種擅長速度身法的強者,該如何去應對。

譁!譁!譁!

隻見蘇信也出劍了,他劍光變得飄渺,一道道劍影同時掠出,頃刻間竟彷彿形成了一張巨大的劍網,朝前方的血衣侯籠罩了過去。

而血衣侯,長槍也接連刺出。

一時間兩人便瘋狂的激戰在一起。

一道道低沉的轟鳴與撞擊聲也接連響起,威勢衝擊下,周邊的山林彷彿迎來了一片末日。

……

靜月湖。

之前因為那聖蓮的九顆蓮子,眾多強者爭奪的無比激烈。

可這般爭奪卻並沒有持續太久,便已經逐漸平息下來。

“鬥的太厲害了,上百位強者,其中光是六步尊者都有好幾十位,還有幾位東荒尊者榜上的強者同時出手,這場麵,嘖嘖……”

“單單在這場爭奪中死掉的五步巔峰強者就有十數位吧,連六步尊者似乎都死了幾個,這可都是創出了絕學的六步尊者啊,實力已經處於涅槃境最巔峰層次的,平日裡想要死去一個都極其艱難,可這次卻一次死了好幾位。”

“這還是那蓮子一共有九顆,若隻有一顆,那鬥的恐怕會更加瘋狂。”

靜月湖邊,大量前來看熱鬧的強者們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都在議論著剛剛那場爭奪。

對這些尋常的三步、四步涅槃境而言,平日裡的確很難看到這麼多強者在一起爭奪廝殺的場麵。

“九顆蓮子,就一開始那個一劍重創蟲鹿尊者的四步巔峰,一口氣得到了兩顆,還有那善一尊者最後也得到了兩顆,至於其他幾人,哪怕是那血衣侯,最後都隻得到了一顆。”

“哼,那善一尊者,看上去那般溫和親切,可沒想到奪起寶物來,卻那般陰險?”

“是很陰險,若非是他,骨神宗那三大骨王,也不至於這般悽慘。”

“這三大骨王,這次確實有些慘。”

眾人在議論途中,一些人還時不時朝不遠處一個方向,投去憐憫的目光。

骨神宗的三大骨王,就聚集在那裡,不過此刻這三大骨王,已經隻剩下兩位了,實力最強的第一骨王,在剛剛的爭奪當中,已經身死,至於第二骨王跟第三骨王,如今也是重傷。

“善一!善一!!”

第二骨王跟第三骨王此刻目中都湧蕩著前所未有的怨恨與殺意。

剛剛的爭奪,雖然他們一開始被蘇信重創,可第一骨王也隻是略微受傷,戰力影響不是太大,隨後又繼續參與到爭奪當中的,且第一骨王仗著自身實力,還得到了一顆蓮子的。

可誰想,那位平日裡待人溫和,人緣極好的善一尊者,在第一骨王與人爭鬥當中忽然出手偷襲,當場將第一骨王重創斬殺,連那顆蓮子,也被善一尊者給奪了去。

也就是說,這次爭奪,他們三大骨王連一顆蓮子都沒有得到,反而是第一骨王被人斬殺了,他們如何不憤怒?

“宗主……”

第二骨王已經直接拿出令符,給自家宗主傳訊。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場爭奪已經結束,一些人都已經開始離去之時。

轟!!

一道劇烈的轟鳴聲,自遠處的一片虛空傳遞驀地響起。

旋即從那山林內一陣颶風席捲而起,將那已經平靜下來的靜月湖再度捲起重重波濤。

“那是……”

靜月湖周邊眾多強者都被驚動,目光也同時看向那轟鳴聲傳來的方向。

他們都能感受到,那轟鳴聲距離他們所在的位置,明顯還有較遠的距離。

“隔著這麼遠,還有如此大的動靜?”

“這是誰在那個方向交戰?”

“之前拿走兩顆蓮子的那個四步巔峰,還有三斧尊者,以及後來的血衣侯都朝那個方向去了的,難道是他們有人在交手?”

這些原本就是來湊熱鬧的三步、四步涅槃境們見此,再度震動了起來。

“快,快去看看。”

密密麻麻大量身影,第一時間就朝那個方向掠去了。

而在蘇信與血衣侯交戰的那片山林內,已經離去的夏仙子跟三斧尊者也很快聽到後方傳來的陣陣轟鳴,以及那驚天動地的可怕威勢。

“那兩個瘋子!”三斧尊者不由驚歎。

“蘇信……”

夏仙子則是轉頭看了後方一眼。

“沒想到短短幾年時間,你的實力竟然就已經提升到這般地步了。”

“可惜,你再強,也還隻是一個涅槃境而已,今後能否超脫都是未知數,更別說成為‘山主’級別的超級存在了,而我……隻要按照師尊給的路,將來註定超脫,即便成為山主,也有很大希望!”

“你現在是比我強,可用不了多久,我就會超越你,並徹底把你甩在身後!”

“你我,終歸是兩條道上的人!”

夏仙子目光閃過,雙手也緊緊握著。

然而她與三斧尊者並沒有走出多遠,就被人再度攔了下來。

這是一名穿著樸素灰衣的女子,她非常安靜的站在樹梢上。

直到夏仙子二人到後,這樸素灰衣女子才抬起頭來,露出了一張彷彿隻存在於畫中的絕美麵龐,以及一對無比清澈,沒有蘊含絲毫雜質的眼眸。

這對眼眸,清澈見底!

……信微微點頭,“我剛剛看了你與那薑炎的對戰,我建議你,若短時間內,你的實力沒有大幅度提升的話,還是不要去與他賭戰的好。”“你看出來了?”段雲峰看了蘇信一眼,旋即聳了聳肩,道:“其實我也看出來了,這薑炎一直在故意隱藏實力,就是想騙我繼續跟他賭戰。”“你都看出來了,還跟他賭?”蘇信皺眉。“我忍不住。”段雲峰苦笑道:“兄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生性好戰,當初我之所以在天焱皇朝各州郡內遊歷,就是為了挑戰各路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