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夏仙子的驚恐

“不管是誰動的手,都算為我蘇家清除了一大禍害,我蘇家也會一直記得這份人情。”蘇白沉輕笑。……赤龍樓,那巍峨的塔樓之上。“永寧郡內,有能力殺死趙天雷的破虛境強者,本就屈指可數,而擅長劍術的幾乎沒有,那會是誰動的手?”袁青眉頭微皺著。忽然,他神色一動。“今天早上,蘇家的那個小傢夥到這,要了一枚禁空令符,而那禁空令符,就是專門為了對付破虛境強者用的,難道……”“不可能!那小傢夥僅僅隻是真武境,再怎麼樣,...一階巔峰絕學,威能自然遠在一階高等絕學之上。

且‘九霄’這一劍,範圍太廣,以至於血衣侯根本無法避開,隻能正麵硬抗。

蘇信力量威能本就比血衣侯要強,這正麵碰撞,蘇信施展的又是一階巔峰絕學,血衣侯抵擋不住,也很正常。

……

“敗了?”

“血衣侯,竟然敗了?”

“他可是東荒尊者榜排名第六十七的存在,竟然敗給了一個四步巔峰?”

在戰場周邊觀戰的眾人,看到眼前這一幕,內心震撼的同時,也滿是難以置信。

東荒尊者榜,特別是排名靠前的,每一個實力都極其恐怖,一般情況下就算被人擊敗,那應該也同樣處於東荒尊者榜上的,跟他們排名相近的人。

可今日,一個之前完全沒有任何名氣的四步巔峰,竟然正麵擊敗了血衣侯?

“這個四步巔峰,他叫蘇信是吧?”

“能夠正麵擊敗血衣侯,看來用不了多久,東荒尊者榜上就有他的名字了,而且排名肯定在血衣侯之前。”

“他才四步巔峰啊,就能擊敗血衣侯,這要是等以後修為再度突破,達到五步巔峰,那戰力豈不是有資格穩定東荒尊者榜前十?”

眾人紛紛唏噓著。

他們剛剛都從血衣侯口中得知了蘇信的名字。

而可以預見,經此一戰,蘇信的名字也會立即在雷心域,乃至整個東荒之地上傳播開來。

且他是獨自一人,正麵激戰擊敗的血衣侯,且那麼多人都看在眼裡,這戰績完全足以令人信服,那等東荒尊者榜更新後,他必然能取代血衣侯的排名,自此在東荒揚名。

……

戰場上,蘇信與血衣侯依舊站在那裡。

“蘇信,難得碰到像你這樣的對手,不如你我找個地方,好好喝上一杯,暢談一番如何?”血衣侯擦掉嘴角血跡,笑著邀請道。

“喝酒暢談?”蘇信內心一動。

兩人本就沒任何仇怨,剛剛激戰也純粹隻是切磋較量。

如今既然已經分出勝負,那找個地方暢談,分享下心得是很正常的。

蘇信正準備答應,可這時……

“蘇信師弟,你是否還在雷心域內,且剛剛還跟夏仙子、三斧尊者打過照麵?”九巖忽然傳訊過來。

“是剛打過照麵,怎麼了?”蘇信回訊問道。

“夏仙子跟三斧尊者那,遇到大麻煩了。”九巖道。

“什麼?”蘇信一陣錯愕。

夏仙子跟三斧尊者不是剛離開麼?這纔多久,怎麼就遇到大麻煩了?

“九巖師兄,怎麼回事?”蘇信問道。

“具體什麼原因我也不清楚,不過那位夏仙子的師姐孔幽聖君剛剛找到我,說夏仙子跟三斧尊者似乎是遇到了強敵,如今三斧尊者已經重創,夏仙子也是在苦苦支撐著,而你就在她二人周邊,要我請你前去救援。”九巖說道。

蘇信眉頭一皺。

夏仙子的師姐孔幽聖君親自找到了九巖,要九巖請他出手相救?

連聖君都親自出麵了,看來夏仙子跟三斧尊者二人的確處境不妙。

同時蘇信也猜測,那夏仙子可能第一時間就傳訊想請他相救了,可他早就將夏仙子的傳訊令符都給丟了,自然收不到傳訊。

所以這夏仙子才立即傳訊,請她師姐出麵。

“蘇信師弟,我知道你跟那夏仙子之間有些私人仇怨,可畢竟都是九聖山成員,她還是第四山主唯一的親傳弟子,她現在在雷心域遇到生死危機,你若是有能力的話,還是儘可能幫上一把,不然這夏仙子真要是死在那裡,事後第四山主說不定會怪罪於你。”

“當然,若是覺得實力不夠,那還是自身保命為上。”九巖說道。

“我明白了。”蘇信點頭,而心底卻是暗罵,“這蠢女人!”

老實說,他是真不想與那夏仙子再有任何瓜葛。

可九巖說的沒錯,那夏仙子畢竟是第四山主唯一的親傳弟子,自己若是有能力,卻見死不救,那別說第四山主了,就算是第四山主下邊那一堆記名弟子,都夠他喝一壺的了。

“血衣侯,等下次,你我再好好喝上一杯。”

蘇信說了一句,旋即就轉身離去了。

“怎麼就走了?可惜!”

血衣侯見此也隻能無奈搖頭。

而聚集在周邊的強者們,見蘇信離開,也都開始逐漸散去。

……

茂密山林上空,蘇信急速往前掠行著。

“那夏仙子才剛從我這得到聖蓮離開沒多久,怎麼會忽然遇到強敵?那強敵若是衝聖蓮去的,那他怎麼知道聖蓮在夏仙子手中?難不成對方一直跟我周邊,親眼看到我將聖蓮交到了夏仙子手裡,而我卻並沒有發現?”

“而且,這夏仙子可一直跟三斧尊者在一起,什麼樣的人,纔能夠將三斧尊者重創,逼得那夏仙子傳訊求救?”

蘇信神色頗為凝重。

三斧尊者,東荒尊者榜排名第一百一十位,雖然比不上血衣侯,但實力也是無比可怕的。

想要在那麼短時間內,將其重創……就算是血衣侯親自出手,都未必能夠做到吧?

那現在出手的人,會是誰?

蘇信一路前行,沒多久他就感應到一股劇烈的能量波動。

而在他視線中也很快出現了一尊無比古老且尊貴的,散發著無盡聖潔氣息的巍峨虛影。

這道聖潔的巍峨虛影,蘇信曾經見過。

那是在青玄戰場,她看到那夏仙子當時就施展了這樣的手段與對手交戰。

可當時夏仙子隻是剛突破達到二步涅槃境,依靠這重手段就能與一位三步巔峰涅槃境拚個旗鼓相當,而如今……這凝聚的巍峨聖潔虛影明顯更是真實。

那股聖潔氣息,也更為浩瀚強大。

這夏仙子因為體質緣故,在修為上的提升速度,確實匪夷所思,如今已經達到四步尊者行列。

以四步涅槃尊者的修為,再施展這一招,威能也強橫至極,已經足以與一般的六步尊者拚殺了。

可現在,這巍峨聖潔虛影剛剛凝聚,嘩的一道光影閃過,聖潔虛影中央位置便直接被絞碎,整個虛影,瞬間崩潰。

“太強了!”

“連三斧師兄,在她手中都隻堅持數招便重創,而我,明明已經施展底牌全力以赴,結果卻一招都扛不住,這人……”

夏仙子那絕美的麵龐上,帶著驚駭,看著身後那名麵無表情揮刀繼續朝她掠來的樸素灰衣女子。

這樸素灰衣女子的修為並不強橫,僅僅隻是四步巔峰層次。

可這樣的修為,施展的攻擊,一招一式卻恐怖至極。

隻是一交手,不過片刻,三斧尊者就重創落敗。

她施展自己的底牌想要掙紮,可對方直接一招,她好不容易凝聚的聖潔虛影便瞬間潰散。

這樣的實力……

“即便是那位東荒尊者榜排名第六十七位的血衣侯,恐怕都沒有這般強橫的,幸好,她對我跟三斧師兄的殺意並不強烈,施展的攻擊雖然恐怖,但每一招都留有餘地。”夏仙子暗道。

她也看出來了,這樸素灰衣女子並不想真的將她與三斧尊者殺死,隻是不斷出手給她們威脅,逼迫她交出聖蓮罷了。

若是這灰衣樸**子不留餘地的話,她跟三斧尊者絕不可能支撐到現在。

可即便如此,夏仙子手中依舊緊握著她師尊給的那枚保命令符。

一旦察覺到眼前這樸素灰衣女子動了殺機,生死攸關之際,她會立即捏碎令符。

“那蘇信,怎麼還沒來?”

夏仙子很焦急。

她是真不想動用她師尊給的保命令符。

畢竟,這令符一來煉製起來非常艱難,就算是堂堂山主存在,要煉製一枚都需要花費很大的精力跟代價。

二來,作為師尊,若是渴望弟子今後有大成就的話,這種保命令符就不可能一直賜予,這樣會導致弟子內心太夠安逸,缺少緊迫與危機感。

像蘇信,之前得到的蘊含第六山主一道劍意的令符,還是第六山主當初贈與蘇家老祖,還蘇家老祖人情的,可蘇信拜師的時候,第六山主卻沒再贈與他保命令符。

就算後來他保命令符用掉了,第六山主也沒再贈與他新的。

第六山主如此,那第四山主肯定也一樣。

夏仙子這枚保命令符一旦用掉,第四山主是不會再給予她第二枚的,她當然就捨不得用。

山林內,樸素灰衣女子不斷出手,每一擊都令夏仙子與三斧尊者二人內心驚顫,每一擊都蘊含著莫大的壓力。

夏仙子與三斧尊者兩人隻能一邊逃竄,一邊竭盡所能在這樸素灰衣女子手中支撐著。

可接連數次出手下來,夏仙子卻依舊沒有想要交出聖蓮的念頭,這讓樸素灰衣女子也失去了耐心,隻見她眼眸突兀一冷。

夏仙子與三斧尊者隻感覺自己身心都忍不住一陣戰慄、冰涼。

“不好,她動殺機了。”三斧尊者麵色大變,連喝道:“師妹,快用令符!!”

夏仙子也瞬間握緊手中的保命令符,就欲捏碎。

譁!

一道冰冷的刀光突兀掠過。

夏仙子隻感覺握著那枚令符的左手手掌一片冰涼,她那絕美的麵龐上,也浮現出一絲從未有過的驚恐與慌亂。

……下,刀光席捲成河。一道道刀光,鋪天蓋地朝蘇信掠去。而蘇信依舊施展的雷火卷。那狂暴炙熱的氣息充斥起來,轟!轟!轟!一道道劍影兇悍斬出,就彷彿火山在怒吼咆哮。這一交手,兩人不管是在意境感悟上,還是刀法劍術上的差距,立馬就體現了出來。鐺!鐺!鐺!一次次正麵交鋒,每一次交鋒都爆發出劇烈的金屬撞擊聲響,那薑炎在這一次次交鋒中,身形卻是連連後退。“薑炎,竟然被完全壓製住了?”天焱宮的那些弟子們,眼中都帶著一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