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天降萬詭

���߀Ҫ����ľ޴���񣬃ɸ�����ɫţ�Ƿ·����ʯ�T�죬���ⱬ�M�����|���ȸ��������|����߀�д����Ļ�ɫ�i��p�@���i朵�ĩ��������Ԏ�T�P֮�У��ֳ�һ���ð׹��T��ľ޴��鱣��������^�����F���죡�0�2�0�2�0�2�0�2���ᣬ�Ǿ޴����΢΢���^��һ�p����ɫ�ĈA�۾������������ˡ��0�2�0�2�0�2�0�2��ͨһ•��������ֱ�Ӈ��c�ڵء��...寒意!

無盡的寒意從腳後跟竄到了後腦勺。

無數看到聽到這一切的獵龍軍官,都情不自禁感到恐懼。

雖然在科技高度發達的獵龍帝國內部,人們普遍信奉唯物主義,但隻要是老一輩的獵龍人,都知道在曾經很久遠的年代,在那個獵龍帝國尚未建立的混亂年代,整個聯邦,從上到下都被一種無法言訴說的恐懼氛圍籠罩著。

人們隻知道,自己的任何一個言行都有可能引來極為驚悚的東西,所以那時候的人們都穿戴著全方麵的盔甲,哪怕是出門買個東西,都會武裝到牙齒,饒是如此,時不時仍舊有驚悚事物降臨,血流千裏的事情出現。

現如今,一些輩分老,年齡高的獵龍軍官,都情不自禁想到了那些無法解釋的恐怖事物。

“王座?”一名輩分較高的老將軍猶猶豫豫,臉色無比擔憂地詢問:“要不要派先遣隊去看看?”

可是,還沒等張王座迴答時,整個【狂怒烈焰號】戰艦就猛然間像是遭受到幹擾一樣,室內燈瘋狂閃爍,所有電子儀器混亂,並且還伴隨著刺耳的電流聲音響起,一時之間,驚呼聲四起。

“什麽東西!?”

“啊!!後麵!後麵有人!”

“有人!後麵有人啊!”

不知是誰率先發出尖叫,隨後所有人都迴頭望去,看到的這一幕讓無數人感到遍體陰寒,隻見在戰艦指揮廳的入口處,一個血淋淋的人正矗立在那裏,身材高大,沒有麵板,所有筋膜和血肉袒露在外麵,包括腦袋也是沒有半點麵板,混合著血液的慘白牙齒微微揚起,帶著詭異的笑,看得無數人膽戰心驚。

就連身經百戰的張王座,也被眼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驚。

但很快,張王座反應過來,怒吼一聲:“殺了他!”

王座的怒吼帶著強盛的魔力,打消了獵龍軍官們的害怕情緒。

軍官們抄起武器,怒吼著衝向沒有麵板的血人。

就算那是個無法解釋的古怪東西又如何?

這裏這麽多人,難道還解決不掉一個怪人?

可是就在他們發起衝鋒的那一瞬間,一道道詭異的身影,沒有任何征兆地從指揮大廳的入口處浮現,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那種帶著令人膽寒的壓迫感瞬間猶如濃墨滴宣紙般散開,無孔不入。

“紅紅的人呀。”

沒有麵板的血人笑著,說著。

每說一聲,就有一名獵龍軍官渾身一顫,發出慘叫,就像是虛空之中有股無形中的強大力量,將這人的渾身麵板連根拔起,血刺呼啦的一張完整的人皮就掉落在地,從頭到腳,從腳後跟到後腦勺,完完整整的人皮!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

燈光閃爍不停的指揮大廳,瞬間陷入血流不止的殺戮。

被撕掉渾身麵板的獵龍軍官倒在血泊裏,身邊是另一個腦袋和身體詭異分開的戰友,旁邊還有一個整個身軀被揉成肉球的人.......

各種詭異至極,血腥至極的死亡慘狀,紛紛出來。

還活著的獵龍軍官眼中,剛才的憤怒已經消散,重新被恐懼覆蓋。

沒有人知道,這群古怪事物從哪來的。

也沒人知道,為何這群古怪事物擁有如此難以抗拒的殺人手段。

似乎,人命在這群東西麵前,就是最容易得手的事物。

血流不止,燈光閃爍,詭異的笑聲與呢喃,痛苦的哀嚎和慘叫,讓【狂怒烈焰號】戰艦指揮大廳宛如拉開了一場盛大的瘋癲音樂會帷幕。

“王座!王座救我!王座救我啊......”

噗通!

又一個獵龍軍官慘死在張王座麵前。

他不知為何,整個人就像是被紮了一萬根針的氣球,從頭到腳都有細密的孔洞在流血,他滿眼恐懼和無助,顫巍巍朝麵前的張王座伸出手,可張王座眼神陰沉低垂頭顱,隻是靜靜看著他漸漸沒了氣息,倒在血泊。

“王座!您說句話啊!”

“我們的人全都在送死啊!”

活著的赤火部高層,聚攏在張王座身邊,眼神憤怒又無助。

張王座終於有動作了,他踏出一步,刹那之間,整個戰艦地板就像是遭遇了隕石撞擊般瘋狂顫抖,張王座低垂頭顱,雖然沒有任何聲音,但暴風雨降臨之前的寧靜,已經形成了令人窒息的壓迫感,來自王座的怒火,近乎實質般席捲在戰艦的每個角落。

“王座怒了!”

雖然張王座的怒火是針對那些古怪事物。

但赤火部高層們同樣顫顫巍巍。

畢竟,王座之下,皆是螻蟻,王座一怒,浮屍千裏!

.......

“秦絕,你成長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此時,山海號戰艦,力量訓練區內,阿元眼神複雜,看著不遠處正在一隻手提起三十噸實心金屬做啞鈴彎舉的秦絕。

碰!

縱然力量訓練區的地麵有足足一米多的軟膠緩衝板,但秦絕放下手中三十噸的實心金屬時,整個力量訓練區還是轟隆一聲顫抖,就連整個山海號戰艦,也有很多人感受到了戰艦地麵的微微晃動。

三十噸的卡車可能造成不了這麽大的衝擊力。

但偏偏,三十噸重量匯聚在一個小小的金屬球。

這造成的衝擊力就可想而知了,那是成倍暴增!

阿元嚐試拿起三十噸實心金屬,可最終用出吃奶的勁,神色扭曲,滿臉通紅,也就隻能堪堪拿起而已,根本無法做到像秦絕那樣輕鬆寫意地做啞鈴彎舉。

“你到底是怎麽修煉的?就算是聯邦參議院裏麵那些半神級天賦的妖孽,恐怕都無法修煉得這麽快吧?”

阿元看著實心金屬嘖嘖稱奇:“三十噸重量啊,這完全都超越巔峰武王的實力了,秦絕,你太恐怖了,究竟怎樣的母星能孕育出你這種恐怖角色啊?”

秦絕對此倒是習以為常,自從他把轉輪王和平等王神紋覺醒之後,肉體本身的力量就日新月異,每次進行力量測試時,都基本會有質一般的進步。

而且這麽久了,第三個閻羅神紋,也已經時常忽明忽暗,呈現出即將覺醒的征兆,驟時三大閻羅神紋傍身,估計綜合實力又有質的飛躍。

“很正常的事情,想學嗎,我教你。”

“想啊!早都想了!隻是一直不知道你到底怎麽修煉的。”阿元說著說著,好奇的目光轉移到了秦絕的胸口的刺青之上,猶豫片刻問:“跟你身上的圖案........有關係嗎?”而出,宛如子彈洪流般湧向大夏軍隊。“啊!!”“啊!胳膊斷了!”猝不及防,幾十個大夏士兵被子彈打成篩子,滿臉痛苦地倒在血泊裏。“開龜殼!”張彪怒吼,率先開啟龜殼,開始硬抗著槍林彈雨向前衝鋒。就在無數大夏士兵和神紋師開啟龜殼,開始組成密不透風的戰陣時。一道猩紅色流光,從天竺首都裏射了出來。“秦絕,這次算我還你救我的人情!”萊恩的聲音響起。猩紅色流光衝向天竺軍隊。那是萊恩架起劍刃在衝鋒。速度之快,穿過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