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婚禮開始

的愧疚心也被荊北霆剛剛的話給衝得一幹二淨。就算做不成荊家少夫人,她也要在醫院內恢複以前的聲譽,成為教授級別的醫師。但是隻要蘇墨一天還在,她就沒辦法晉升,那次的手術,是她這輩子的一個汙點。想到這些,白曉葵麵色不改,反唇相譏道:“僅僅憑借我的經驗,我就能看出來老太太是什麽病症。”“一定是你,剛剛紮錯了藥物!你這是謀殺,等著警方來逮捕你吧。我是瑞城醫院的主任醫師,你有什麽資格質疑我?”蘇墨語氣平靜,可一...第145章??婚禮開始

婚禮前夕,蘇家老宅。

蘇文軍看著忙裏忙外佈置婚房的傭人,眼睛裏寫滿了疑惑:“這領證和辦婚禮中間就相差了一天,是不是有點太急了?”

李梅瞥了他一眼:“急什麽?我巴不得今天晚上婉婉就去霍家。婉婉終於遇到一個好男人。”

“應該是遇到一個人傻錢多的搖錢樹。”蘇文軍看不慣李梅那一副故作“母慈子孝”的場麵,到底是怎麽回事,三個人心中都有數。

蘇婉婉語氣得意:“你們兩個就不要再議論我和淩風的事情了,蘇家能不破產,多虧了我。”

“我嫁過去之後,你們不要亂搞事情,就做好淩風的老丈人,丈母孃,蘇家投資的事情都交給我,能保住現在榮華富貴的日子不容易,你們兩個,好自為之。”

父母不約而同蹙眉,臉色陰沉難看。

她們的心性也隻配教出這麽“沒人性”的女兒。

“婉婉,你不能……”

蘇婉婉看著掛在二層的豪華婚紗,眼睛裏都是對明天的憧憬和期待。

“不能?我有什麽不能的?”蘇婉婉惡狠狠瞪了李梅一眼:“別人可能都忘了,但是我沒有忘記,當時在秦家的婚禮上,你是怎麽對我的!”

李梅說到一半的話又硬生生吞嚥了回去。

有霍淩風給蘇婉婉撐腰,他們兩個的確再也掀不起風浪。

蘇婉婉握緊拳頭,明天,她一定要成為整個金湖市最美的新娘,她要讓所有人知道,她蘇婉婉,纔是過得最好的那一個。

她掏出手機,裝模作樣的給霍淩風發了一條微信。

【淩風,看著婚紗,我感覺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啦!好期待明天的婚禮,你呢?】

霍淩風甚至連西裝都沒有換,還是平時的那一套,他看著訊息,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嗤笑,可回複訊息的語氣仍舊是那麽溫柔。

【我也期待,晚安,早點睡。】

是啊,早點睡吧,不然等到明天,這樣的美夢可就破碎了。碎了,就再也沒機會做了。蘇家,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回來了。

霍淩風端起酒杯,站在高層俯瞰整個金湖市。

明天,蘇家公司的名稱就要換成霍家。這個金湖市,他霍家纔是真真正正的開始。他期待極了,比蘇婉婉要迫不及待一百倍,他終於可以正式的同蘇墨交手了。

蘇家在經曆了這麽多事情之後,根基不穩,也沒什麽相當的合作夥伴。如果是蘇婉婉結婚,按理來說不會有什麽人參加,可是誰也沒想到,離開了秦家,她居然又勾搭上了霍淩風。多少人都暗地裏說蘇婉婉有手段,還幸運。

霍家的婚禮自然很有排場,酒店定在愛琴海花園,全國最高階的公園主題酒店,整個露天的婚禮現場設定的如夢如幻。

不少人見到蘇文軍和李梅仍舊是點頭哈腰,滿臉討好,不為其他的,就為了能夠和霍家攀上關係。

“恭喜恭喜啊!千金喜得良緣,這是一點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哎呀呀,老蘇,真是好久不見啊!上次生意的事情,你可不能怪我啊…”

“蘇太太,您真是太厲害了,能把女兒教得這麽厲害。”

蘇文軍和李梅被捧得高高的,得意忘形。

蘇墨穿著樸素,戴著帽子口罩,隱藏住絕色容顏後的她,放在忙來忙去的人群之中,不引人注意,沒注意到的,還以為她還是酒店婚禮的服務生。

她覺得這件事很蹊蹺,所以從後門進入酒店,先提前把婚禮現場檢查了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麽問題。

沒有任何安全隱患,至少得先確保人身安全。霍淩風顯然沒打算在這個上做文章。

看來,眼下也隻能靜觀其變。

蘇爺爺知道孫女結婚,提前被從醫院裏麵接了出來,老人家坐在輪椅上,人逢喜事精神爽,此刻看起來身體好了很多似的。

“蘇小姐,還真是巧啊,在婚禮後台都能看到你?”

一套西裝革履的霍淩風出現,他梳著新郎頭,嘴角掛著笑容,乍一看去,溫柔又喜慶。

不過蘇墨還是十分銳利的在他的眼睛裏捕捉到了類似於毒蛇一般的目光,陰暗又扭曲。

這怎麽可能是一個準備結婚的人該有的神情?

“霍淩風,你到底想幹什麽?蘇家,我可以不管,但是你不能傷害爺爺。”

霍淩風攤開手,吸了吸鼻子,語氣裏滿滿都是無辜:“蘇小姐,哦不,按照輩分,你是蘇婉婉的妹妹,我現在是你的姐夫,好歹我們也是一家人,我怎麽可能害爺爺呢?”

“妹妹,你也太緊張了。”他一字一頓開口,語氣裏都是調笑,他一邊說著,一邊一步一步朝著蘇墨靠近,“妹妹,你這樣,真的很傷我的心啊!”

這一聲又一聲的妹妹,叫得蘇墨眉頭緊蹙,心中隻覺得無比的惡心。

“霍淩風,站住!”

蘇墨剛要抬手作出一個停的手勢,一道略顯刺耳的聲音在兩個人身後響起。

蘇婉婉驚叫:“蘇墨,你在幹什麽?!”

“婚禮現場,在後台勾引姐夫,你惡不惡心?”

饒是一向冷漠淡定,滿不在乎的蘇墨此刻也眉宇間生出憤怒,掀了掀眼皮。

勾引,姐夫。

這兩個詞,哪個和她沾邊?

“蘇婉婉,如果你現在願意終止婚禮,或許事情還有挽救的餘地。”

不管霍淩風想幹什麽,他從不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既然他走到舉辦婚禮這一步,就說明這是他計劃中很關鍵的一個環節。

霍淩風攬過蘇婉婉的肩膀:“算了,不理她了,我們的婚禮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

“嗯!”蘇婉婉重重點頭,壓根就沒考慮蘇墨說過的話。

這個賤人,無非就是嫉妒唄。不然還能因為什麽而阻止她?哼,一會兒就要讓她眼睜睜的嫉妒死!

霍淩風拉著蘇婉婉的手,前往婚禮準備舞台。男人在轉過彎的時候,緩緩回眸,對著蘇墨露出一個得逞又惡意的微笑。

他臉上隻寫了三個字——我贏了。

伴隨鋼琴曲響起,一切早就無力迴天。

婚禮,正式開始!乖巧討人喜歡一些!”緊閉的荊家老宅大門突然開啟,十幾個傭人整齊劃一的衝了出來,在門口到正廳的位置鋪上紅地毯,顏色鮮豔,格外的喜慶。地毯的角上印著“LV”的標識,蘇婉婉忍不住張了張嘴,她夢寐以求想買的奢侈品,在荊家不過是一個隨意可以定製的地毯罷了。車子停下,訓練有素的保安將他們攔在外麵,管家從裏麵匆匆走出。蘇文軍舔著笑臉迎上去:“這位應該就是何管家吧?我是蘇氏集團的蘇文軍,和荊老夫人見過幾次,和荊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