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裁的女人!尤其是來自於古喬那道陰毒的目光。蘇墨現在解釋不清楚,大步流星推開總裁辦公室的門。“荊北霆,你什麽意思?”辦公室內還有兩個老頭,坐在沙發上,正在和荊北霆商量公司的事,都是荊氏集團支援荊北霆改革整頓的元老股東。兩位元老麵麵相覷,看了看怒氣衝衝的蘇墨,又瞧了瞧含著笑意的荊北霆:“北霆,這位是……”“王爺,劉爺,我們改天再談,有點事要處理一下。”股東會心一笑,連連點頭,退出辦公室。但是從始至終,...第146章??敬酒不吃吃罰酒

天空中有幾分陰雲密佈,正值秋高氣爽的季節,空氣中卻泛著悶熱的氣息,有點讓人喘不過氣。

可婚禮現場的人們仍舊熱情似火,這虛偽的祝福彷彿能衝破雲霄似的。

夢中的婚禮在世界鋼琴師的手下美輪美奐,動人心絃。鋪滿玫瑰花瓣的水晶台上,一男一女挽著手,一起走到終點。

蘇婉婉接受著台下大多數女孩羨慕的目光。

“天,她居然能選到這麽帥,這麽完美的老公!”

“為什麽不是我啊?我也想站在那裏。”

“以後蘇婉婉可就是霍太太了,這位置,一輩子也可遇不可求呀!”

舞台距離賓客座位席很近。蘇婉婉聽著這樣羨慕的言語,將頭昂的更高。

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所有人,都必須羨慕她!她就是真正的公主,天之驕女。

“交換戒指!”

在主持人的安排之下,蘇墨和霍淩風一起換了戒指。從始至終,男人的餘光就一直在蘇墨身上,沒有離開半分。

他的眼神都是挑釁的,哪裏看得出半分愛意?可就算這樣,蘇婉婉還是被豬油蒙了心,心甘情願。

典禮結束,兩位新人開始挨桌敬酒,表達感謝。霍淩風不緊不慢,像一個真的新郎似的,熱情又大方,不住的被人稱讚。

就連蘇昌河都讚歎有加。

“這次,婉婉終於算是找到了一個良配。”

坐在隔壁桌的蘇墨微微抿唇,不言語,她不知道該怎麽解釋,也不知道爺爺能否承受的住。

蘇婉婉和霍淩風到了蘇墨這一桌。

蘇婉婉眼尖,掃到了“躲在”角落裏的蘇墨。她端起酒杯,一個走到蘇墨麵前。

“蘇墨妹妹,這一杯,我敬給你。”

“你做了我妹妹這麽多年,哪怕現在你不是蘇家人,我的禮數也應該到位。”

蘇墨麵無表情,沒有回應,場麵一時間陷入尷尬,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蘇墨身上,議論紛紛。

“不用了,我不喝酒。”蘇墨懶懶開口,連頭都沒抬。

對方卻不依不饒:“那怎麽能行啊?今天可是我的大喜之日,再怎麽說,你也應該喝一杯,不然就是不給我麵子。”

酒杯送到了蘇墨嘴邊。

後者身子微微後傾,躲開追擊:“我不喝酒。”

“妹妹還真是好脾氣,敬酒不吃,那就是想吃罰酒嘍?”

說著,她端起酒杯,直接朝著蘇墨潑過去。可蘇墨反應很快,起身躲開,一杯酒,都灑在了地上。

周圍人一片唏噓,都覺得很尷尬。

哪裏有什麽姐妹情深,分明是仇人相見。

霍淩風卻也沒有阻止,好整以暇的盯著蘇墨,滿臉“看熱鬧”的樣子,他倒是很想看看,蘇墨要怎麽破局。

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時間,蘇氏集團那邊的事情,沈飛應該已經在操作了,還有時間,可以陪他們慢慢玩。

之所以舉辦婚禮,就是為了把公司的所有才幹都抽走,趁著蘇氏集團無人留守的時候,直接推蘇家人出去背鍋。反正他手中有蘇婉婉偷出來的公章,很多合同,都可以完美偽造。

不,不是偽造,就是可以代替蘇文軍確確實實的簽署合同。

如果按照正常流程,霍氏集團想要進住金湖市,需要上交七八十個億的稅,可是李代桃僵,從內部瓦解蘇家,他是蘇家的女婿,完全可以讓蘇家承擔這筆稅的繳納。可以天衣無縫的避開這大筆錢。

不然,霍淩風才沒那麽無聊,會陪著蘇婉婉玩這種無趣的遊戲。

蘇昌河顫顫巍巍推動輪椅到蘇墨麵前。

“婉婉!你這是要幹什麽?今天的日子,怎麽可以胡鬧?”

蘇婉婉卻壓根沒把這爺爺放在眼裏,從小到大,這老不死的都偏心這個撿來的雜種。

“你管的著嗎?”

蘇昌河愣住,然後被氣得劇烈咳嗽起來,臉色漲紅。

“明明是蘇墨不對,我的好日子,請她吃酒怎麽了?更何況,我們是親戚,我結婚,她親生父母都沒半點表示,這可說不過去吧?”

“爺爺,你可別想袒護,我們蘇家養了她二十年,她親生父母憑什麽不出麵?連這個規矩和禮儀都不懂嗎?”

“爺爺,我沒事。”蘇墨幫老爺子順氣,卻更加讓蘇婉婉冷嘲熱諷:“你少在那裏裝清高!合著天底下就你最孝順是吧?既然你這麽孝順,怎麽不把你親爸親媽帶來,一起高興高興?”

“蘇墨,你記住,野雞就是野雞,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變成鳳凰的!”

“有了荊北霆那一點點的庇護,就覺得自己可以在金湖市耀武揚威了嗎?做夢!”

“你給我,給我閉嘴!”蘇昌河上氣不接下氣,眼睛都被氣紅了,這蘇婉婉,太過分了。

霍淩風的笑容越來越明顯:事情還真是有意思呢!

蘇婉婉拍了拍手,叫來幾個保鏢,妄圖讓他們按住蘇墨,強行灌酒。

就連蘇文軍都覺得過分:“好了,婉婉,別鬧了,你喝多了。”他在給蘇婉婉台階下。

可她卻冷冷道:“嗬,有淩風在,我看他們敢把我怎麽樣?”

霍淩風一直沒有阻止蘇婉婉,蘇婉婉誤認為他是寵溺自己,有他撐腰,便更加肆無忌憚。

她一把推開蘇文軍:“讓開!”

之前受過的那些屈辱,她都要在今天統統找回來。不僅僅是為了報複蘇墨,更是拿蘇墨“殺雞儆猴”,給那些金湖豪門的貴女看看,欺負她,就是這種下場。

她知道蘇墨是個練家子,有點本事,所以提前就準備好了,叫來的保安都是格鬥冠軍,很有水平的那種。

隻不過,沒有等來保安,婚禮現場的管家卻匆匆跑了進來。

管家滿臉興奮,氣喘籲籲:“蘇,蘇小姐,大喜事啊大喜事,您……”

蘇婉婉不耐煩打斷管家的話:“人呢!保鏢呢!趕緊給我找來。”

“不,不是。”管家表情難看,連連搖頭,指著婚禮現場門外,“是,是……”

“我要保鏢!”蘇婉婉大吼,“我要保鏢,弄死蘇墨這個賤人!”

管家臉色更加難看,來不及阻止,兩行保鏢已經浩浩蕩蕩的走進婚禮會場,排場非常大。進病房內,打在蘇墨的側臉上。一整個下午,她的專注力都在電腦上,偶爾給荊北霆喂水,扶他起來去廁所,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任何交流。男人幾次開口主動搭腔,都無功而返。荊北霆心頭竟然也生出幾分挫敗感,他的魅力值已經低到這種地步了嗎?讓蘇墨寧願工作,也不多看他一眼。晚上,景天特意送來“病號飯”,還有專屬於蘇墨的那一份。蘇墨開啟蓋子,一陣撲鼻的飯香傾瀉而出,是全聚合的私房菜。這家菜館是她的最愛,隻不過每次排隊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