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造士者

散在我的四周……她到處都是!我依然能感受到她驚恐的眼神,可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救她……”“然後呢?”“然後是我……”喬家勁舉起自己的手掌看了看,說道,“我也開始飄散了,那種感覺很奇怪……不痛不癢,但卻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變成了沙子,我有空中每一粒塵埃的觸感,可我阻止不了。”齊夏低頭不語。“我變成了飄散在空中的沙子,直到我失去了所有的意識,再一睜眼,我已經站在監獄門口了。”“監獄?”齊夏頓了一下。“嗯...“我……”

韓一墨被這突如其來的煽情一幕搞懵了。

“陳俊南……以前我隻知道你一直在搗亂,卻從沒想過你心裡……”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可現在我的好兄弟告訴我你是臥底……你要我怎麼做?”陳俊南又沉聲問道,“我到底能怎麼做?”

此時的韓一墨總感覺好像在電影裡看過類似的劇情,可他記不起接下來的臺詞了。

“我又何嘗不想要叛變到對麵去?”陳俊南又說道,“隻可惜那個人是我的手足兄弟,我不能走。就算他走的路是錯的,我也會一直陪著他。”

“我……我好像有點聽明白了。”韓一墨撓了撓頭,“原來你也……”

“所以這件事隻能託付給你了……”陳俊南搖了搖頭打斷了韓一墨的話,“我沒有辦法幫你,也沒有辦法幫他除掉你,因為一方是我的兄弟,另一方是「終焉之地」的正義之光,兩不相幫就已經是我最好的選擇了。”

韓一墨在原地呆了半天,最終擠出三個字:“謝謝你……”

“不必。”陳俊南揮了揮手,“老齊剛才給我耳語的幾句話,便是「韓一墨是對麵派來的臥底,你在這裡好好審問他一下,必要的時候可以揍他一頓」。”

“啊……?”

韓一墨沒想到自已已經暴露了,幸虧齊夏和書中的反派一樣,發現真相之後都會讓手下處理,這才能讓帶有主角光環的人死裡逃生。

“你知道我下不去手。”陳俊南轉過頭來,表情格外悲傷,“可如果他回來之後……沒有發現嚴刑拷打的痕跡,你的處境就更危險了。”

韓一墨聽後嚥了下口水,說道:“陳俊南,沒關係的,我知道你的心意就夠了。”

“唉……”陳俊南說道,“所以儘管我下不去手……還是要做點樣子給齊夏看,你應該能明白的吧?”

“是,我知道。”韓一墨點點頭,“苦肉計。”

“那就……得罪了?”

“來吧。”

韓一墨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陳俊南下手會這麼重,一拳把他撂倒之後開始往他身上死命的踹。

不過既然是做樣子……受點傷也在情理之中。

可陳俊南一邊踹他,嘴上一邊唸叨著「讓你他媽的做臥底」、「讓你他媽的造黃謠」、「讓你他媽的殺人全家」、「你他媽真是害人精」,聽起來似乎有點裝得太像了。

雖說做戲做全套……可做到這麼全套真的有必要嗎……?這裡明明沒有其他人能聽到啊。

“哎喲……差……差不多得了……”韓一墨一邊擋著陳俊南的進攻一邊說道,“有必要演得這麼真嗎?”

陳俊南聽後趕忙蹲下身子把韓一墨扶了起來,一臉擔憂地說道:“對不起……我剛才下手太重了嗎?”

“重不重的倒另說……”韓一墨揉著自已的胳膊說道,“你嘴裡唸的那些詞……怎麼感覺你是真的想揍我呢……?”

“你錯了……”陳俊南說道,“正是因為我下不去手,所以必須喊一些口號來給我自已增加動力,就跟拔河的時候喊「一二」一樣,口號而已,沒有什麼實際意義。”

“是嗎……”韓一墨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痠痛的四肢,說道,“打也打了,問也問了……這下齊夏應該不會起疑了吧?”

“這你就放心吧。”陳俊南點點頭,“別忘了,現在我也站在你這邊,如果齊夏真的起疑,我也一定會從側麵幫你說說話的。”

“呼,那可太好了。”韓一墨說道,“我正愁不知道該怎麼從內部瓦解齊夏的隊伍,現在有了你的幫助……也算是如虎添翼了。”

韓一墨感覺現在的劇情非常的合理,很多時候主角一個人根本沒有辦法完成如此困難的任務,但他們一定會在旅途當中遇到誌同道合的隊友,看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陳俊南就是他的第一個隊友。正所謂不打不相識,以前和陳俊南的點點滴滴浮上心頭,在韓一墨的腦海當中拚湊成了一段拙劣的煽情戲碼。

可陳俊南聽後卻感覺自已踹得還是輕了點,韓一墨居然想從內部瓦解齊夏的隊伍……?

那意思不就是讓整支隊伍的人都去死嗎?

不過也所謂了,陳俊南知道齊夏將韓一墨留在了備戰區應該有兩層意思。

第一是不讓喬家勁重傷昏迷的訊息流露出去,第二是想辦法利用「招災」獲得比賽勝利。

還是那句話……齊夏佈局的時候根本不需要韓一墨本人的同意,他的「迴響」效果已經被當做槍來用了。

“等會兒……”陳俊南忽然一怔,感覺自已好像發現了一個詭異的問題,“韓一墨的「迴響」……能在這裡使用嗎?”

……

齊夏來到最右側的房間,這間房屋雖然已經是整個地圖的邊緣了,卻依然有四扇「門」。

隻不過最右側牆壁上的「門」是黑色的,遊戲開始之前地龍說過,從這些「門」出去代表「潰逃」。

此時甜甜正站在這間屋子裡閉目養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甜甜。”齊夏輕聲叫道。

甜甜聽後立刻回過身,和齊夏的目光對在了一起。

“你怎麼走出「備戰區」了……?”甜甜的眼神閃過一絲謹慎。

“我要去河對岸一趟,正好經過你這裡。”齊夏回答道,“不知道你的進展怎麼樣,所以來看看。”

“好像不行……”甜甜聽後放下了心,但還是搖了搖頭,“在這裡太難「迴響」了。”

“是嗎……?”齊夏聽後點了點頭,說道,“可是這裡聽不到「鐘聲」,說不定你已經「迴響」了呢?”

“哎?”甜甜一愣,“會有這種可能嗎……?”

“試試呢。”齊夏說道,“你的「字」還身上吧?”

“在……”甜甜點點頭,拿出了自已的「士」。

齊夏點點頭,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堆鏈子遞給了甜甜。

“這是做什麼?”

“用這些多餘的鏈子,重塑一下你身上的「字」。”齊夏說道,“如果能成的話,說不定你已經「迴響」了。”

“可我不知道那些「字」的構造……”甜甜說。

“試試,反正也不吃虧。”齊夏說,“而且我說過,最終目的不是為了讓你打造「字」,所以就算失敗了也沒關係。”

甜甜聽後點了點頭,將鏈子放在了地麵上,隨後閉上了眼睛。

齊夏則緩緩彎下腰。

從地上拿起了那堆鏈子,隨後擺下了從喬家勁那裡拿來的「士」。走……不用非得管我們……畢竟我們都是累贅啊……”這句話像是一支蘸滿墨水的筆,把我們心中失落的情緒又描深了一些。“你們不是累贅,在這趟「列車」上……你們是我的家人。”白羊哥哥說道,“我馬上就走了,在那之前我不想聽到難過的發言。”“羊哥……”虎叔叔聲音有些哽嚥了,“都說成為了「天」就可以自由出入這裡……可我們既不知道對方的樣子也不知道對方的姓名……我要怎麼找你?我要怎麼知道你到底是出去了還是回來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