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楔子:

進來,像隻高傲的孔雀。目光冷冷的環視一圈,她冷笑著開口,“三姐姐,這麽好的日頭,怎麽也不去園子裏走走?”謝玉淵笑笑:“倒是想去走的,但掐指一算,四妹要來,我就在房裏等著了。”謝玉湄得意一笑,“你竟然算出我要來,那就再算算我為何而來?”謝玉淵接過羅媽媽遞來的茶水,素手撥了撥茶蓋,笑道:“喲,這我還真算不出來。”“那我就告訴你吧,父親去京上任,帶的人是我們這一房。”你貴為嫡女又怎麽樣,還不是被扔下。謝...謝玉淵死的的時候,隻有16歲。

她是被人吊死的,所以成了吊死鬼。

做鬼之後,她才知道在槐樹上吊死的鬼,地府不收。

槐,從木,鬼聲,乃靈精之樹。

她的魂魄附著在槐樹上,隻有等待下一隻吊死鬼出現,才能去地府投胎。

偏偏這處院子自她死後,就被一把銅鎖鎖起來,別說吊死鬼了,就是連個活人都看不見。

老天爺似乎有意把她困在這棵槐樹裏,日複一日,年複一年。

做人時不順,做鬼亦不順,謝玉淵心裏恨得不行。

更讓她恨的是。

每夜,子時。

有個來自異世的吊死鬼,天天纏著她講醫術之道,用針之道。

還天天在她身上左戳一針,右戳一針,把她渾身紮得跟蜂窩煤似的。

這樣痛苦的日子持續整整六年。

六年後。

月圓之夜。

斑駁的木門發出吱呀的聲響,

謝玉淵一看來人,身上根根汗毛豎起。

她怎麽會來?

白衣女子立在槐樹下。

那一瞬,世間萬般鉛華,也難掩她臉上的那份落寂。

她將手中的麻繩往槐樹上一套,用力打了個死結,又搬過一塊大石,慢慢將脖子套了進去。

謝玉淵嚇得魂飛魄散,眼睛要從眼眶裏瞪出來。

她等著下一個吊死鬼的出現,沒想到竟然等來了她的母親。

謝玉淵心痛如裂,扯著嗓子喊拚命的喊,“娘……娘……”

人鬼殊途。

她喊破了嗓子,沒人能聽見。

玉淵的眼淚落了下來,她離那棵槐樹越來越遠……目送二人離去。書房裏,安靜下來。“來人!”這一回,青山從外頭走了進來,“爺,什麽事?”“派人帶口訊給蘇世子,就說……”李錦夜頓了話,神情寥落:“雖然馬聞山說,兩王相爭,我得利,但以我對謝玉淵的瞭解,她是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人。我雖然在書信裏勸她遠離京城,但我相信不到最後的時候,她不會走這步棋。”青山聽得雲裏霧裏。李錦夜深吸一口氣,行走到銅鏡前,望著鏡中的麵孔,半晌又道:“皇帝丟擲高家的東西,如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