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她為什麽會記得這個名字?

的並不單純的隻是這起暗戀事件,還有她的父母。生而不養。由著她自生自滅。其實細看梅安紅的五官還挺不錯的,清清秀秀,整個人比較清瘦,看著比較斯文內向。“我在進火葬場之前,學過一段時間的化妝。在這裏工作後,一切都好好的。我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不需要再向任何人乞討。”梅安紅在回憶這段時間的時候,是很開心的。她的眼睛裏有光。“可是,直到半年後,那個女人被送了進來。她死於車禍,整張臉都爛得不成樣。我費了好大的功...第497章??她為什麽會記得這個名字?

歐琸臉色都變了:“幸好剛才顧大師你救得及時,我差點就被他們摁頭拜天地了。”

顧戎被他的樣子給整笑了。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顧戎對他的印象是比較沉穩。

這好像是她看走眼了。

錢菁紅著眼睛走進來,應該是剛纔在外麵哭過。

“顧大師,實在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那邊怎麽說?”

“我家那個不省心的,中午就來過一次醫院了。

他聽到你說是簡家鬧的,就直接奔長平村去了。

這下可好,兩個人談沒談兩句,直接就動起手來了。”

錢菁冷靜下來後,才紅著眼睛說了簡洪文這個人,比較爭強好勝。

兩個人都是富二代出身,但是歐家的發展一直都穩紮穩打。

歐朔雖談不上是個經商天才,但是在帝城,也算得上是一個人物。

而且,歐琸比起歐朔,更勝一籌。

相比之下,簡家一代不如一代,簡洪文字身也不是一個做生意的料。

簡老爺子過世之後,公司交到簡洪文的手裏,看著垮。

之前歐朔勸過他,實在不行就把公司賣掉,手上留筆錢,也夠家裏的人用一輩子了。

但是簡洪文就認為歐朔是看不起他,從那時候開始,兩家人的來往就少了。

再加上歐朔的生意重心基本都移到了國外,很少回帝城,後來,也就徹底的斷了聯係。

如果不是這次的冥婚事件,估計兩人這輩子老死都不相往來。

“顧大師,這簡洪文心裏本來就對我們歐家有氣,這次如果他存了心要拉歐琸下水,這可怎麽辦啊?”

“這個你盡管放心,無論是陽間還是陰間,婚姻的事情都不能強來。

就先看看這個簡資,是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軟的不行,也沒關係,咱下麵有人。”

顧戎抿著唇,這樣一來,她不是就欠閻王九個人情了?

雖然前麵七個都不知道是啥。

算了,為了不讓陰差老是用那種詭異的眼光看自己,她要盡量撇清她和閻王的關係。

她還想多活幾年。

這時,外麵的走廊裏有很多雜亂的腳步聲,醫生和護士不斷的叫著:“讓讓,借過。”

然後就跑進了隔壁的病房。

錢菁輕聲說道:“隔壁住的是白先生,聽說時間已經不多了。”

“白先生?”司宸微怔。

“是啊,他們禁止訊息對外發布,如果不是住在他的病房隔壁,我們也不知道。”

司宸看著顧戎,顧戎眼裏的好奇很明顯。

“白先生是帝城有名的大善人,他幫助過的人不計其數。”

“等一下,不會是叫白元正吧?”

“戎戎也聽說過他的名字?”

還真是白元正!

白元正,白元正……

她為什麽會記得這個名字?

是在哪裏聽到過的?

顧戎皺著眉頭在病房裏走了好幾個來回。

為什麽她會下意識的把這個名字給說出來?

顧戎一愣,她想起來了。

原書上,對這個白元正有過著重的描寫。

白元正年紀五十歲,身世淒涼,但是經商很有一套。

白元正因為腿部殘疾,從小就被父母拋棄。

後來進了孤兒院,又被孤兒院的孩子欺負。

再後來,白元正被一對夫妻收養,那對夫妻也是殘疾人。

可是白元正很聰明,學什麽都能很快就學會。

成年後,他在經商方麵的才能很快就被大眾所知道。

白元正白手起家,三十歲的時候結婚生子,婚後共有兩兒一女。

他把他賺來的所有錢,分成兩份,一份給家裏,一份拿去做善事。

在全國各地,建了幾十家孤兒院和養老院。

不僅如此,華國任何一個地方出現天災人禍,他都會親自到現場,送錢出力。

可以說白元正幫過的人,不下千人。

但是這件事很快就引來了家裏人的不滿,兒女成年後,剛開始對他好言相勸。

說是在他小的時候,都沒能得到一個公平的待遇,他為什麽還要這樣不遺餘力的回報社會?

白元正卻說,正是因為他經曆過的痛苦,就不想再有人跟他有同樣的經曆。

因為這樣的經曆,會影響一個人一生。

矛盾越演越烈,他太太跟他離婚,帶著三個孩子遠離了帝城。

所以才會導致白元正這麽有名的一個商人,在患了重病之後,才會沒有一個人在床邊照顧。

可是原書中說,白元正是司宸在黑化了之後,誤殺的一個無辜的人。

他不是病死的,而是被司宸殺死的。

作者寫出來這麽一個人物,大概是因為找了一個理由激化大眾對司宸的憎惡。

畢竟白元正是個名聲在外的真善人。

錢菁輕聲說道:“白先生這一病,聽說連治病的錢都沒有了,

還是別人募捐的。

前段時間他兒子回來,說是他媽病重,把他所有的錢都給拿走了。

這種話,也就隻有白先生會相信。”

顧戎聽著這句話,眉頭皺得更緊了。

原書的結局早就已經改變了,白元正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還有,白無正明明應該是被司宸殺死的,但他現在患了重病。

顧戎停下腳步,坐在那裏半天沒有說話。

司宸擔心的看著她,但是又不敢打擾。

原書中寫過一句,白元正死不瞑目,還有很多的心願未了。

這句話,是為了加深讀者對司宸的憎惡。

可是,現在對顧戎來說卻是一個大商機。

這麽一個大善人,如果能救活當然最好,如果治不好,她必須親自送他最後一程。

顧戎轉身走了出去。

司宸和莫言潼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都趕緊跟了上去。

隔壁病房正在搶救,顧戎隻是往裏麵看了一眼,抬頭,唇角輕輕一掀。

“你們別跟著我,我一會兒就回來。”

顧戎頭都沒回,直接往樓梯間走去。

她看了一會兒,幹脆坐在樓梯上,看著那個在樓梯上來回跳的老頭。

“醫生還在搶救呢,你怎麽就跑出來了?”

老頭被她的聲音嚇了一跳,抬頭,不悅的說道:“小姑娘,你走路怎麽沒聲音的?

差點把我嚇死知不知道?”

顧戎笑了:“你不知道你現在已經快要死了嗎?”

白元正朝著她走過來,在她的旁邊坐下:“知道!小姑娘,你知不知道我這腳從生下來就一隻長一隻短。

我這輩子都沒有像你們正常人這樣走過路,一步都沒有。

沒想到,到死了,我居然可以這樣走,這樣跳,開心!”他們拉開了距離,走在顧戎的後麵。“表嫂,你等會是不是打算讓那邊的人先上,他搞不定了,你再一出手,來個驚豔八方?”顧戎低聲說道:“我不會出現。”至少,在傅周沒有露出馬腳之前。絕伶中的鬼可不簡單,這副畫流傳至今也已經上千年了。傅周跟她交手,必定自尋死路。而人在絕境上,才會露出真麵目。鬼她是要定了!但是現在在沈禹師徒倆的心裏,她很弱。完全是因為夫家顯赫,才能在顧展承的麵前說上幾句話。他們從來都沒有將她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