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你說他是不是欠打?

的不怎麽危險。”“這還叫不危險?”沈月依急了,把視訊開啟讓顧戎看。這段視訊顧戎還沒有機會看過,顧戎在看的時候,沈月依見她的眉頭微皺,以為顧戎也被這段視訊嚇到了。就算隻是一個普通人,在看到這麽詭異的視訊,也會懷疑跟那些髒東西有關,更何況是顧戎。“戎戎,你看看她,大半夜的跑到頂樓去跳舞,還唱歌,高高興興的跳樓,這分明就是被厲害的東西給控製住了。”正在重複看視訊的顧戎一愣,轉頭看著沈月依:“媽媽,你為什...第498章??你說他是不是欠打?

顧戎笑著說道:“每個人,無論年紀大小,走的時候都會覺得心有不甘。

你就沒有什麽遺憾未了嗎?”

“那可就多了,不過我都死了,還想那麽多有什麽用?”

白元正的心情看起來還不錯。

“小姑娘,你是怎麽看到我的?玄師?”

“答對了,沒獎。”

白元正開心的咧嘴:“那你有沒有辦法讓我再多活一天?”

“嗯?”

“沒事,我也就是問問。”

“不是,我隻是好奇,你憑什麽就覺得你這次死定了呢?”

“人到了這個時候,是有感覺的。

我以前不知道,可是現在知道了。

我沒有時間了,不甘倒是沒有,就是還有一件事沒有做完,心裏惦記。”

“行,我答應你。”

白元正一愣,他也就是隨口一說,這種事哪是那麽容易的?

“當真?”

“當然,我從來都不說大話。

好了,別離魂太久,回去吧。”

顧戎伸手輕輕一推,白元正就消失了。

顧戎回到病房,走路的腳步都輕快了很多。

如果她能親手送走白元正,不僅可以幫他了結心願,還能得到送走他的福澤。

這比一個普通人要多上幾千倍。

對於她來說,現在沒有什麽比賺福澤更加重要。

……

兩個小時後,歐朔回來了。

身上和臉上多處掛彩,就連他身後的助理也是一身的狼狽。

歐朔讓他把東西放下先回去。

助理走了之後,歐朔垂頭喪氣的坐在沙發上。

錢菁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氣得臉色都變白了。

“你說說,你做事情永遠都是這麽衝動,也不知道跟我們商量一下,全都自己拿主意。

那天如果你肯相信顧大師的話,小琸至於變成現在這樣嗎?”

“嘿,你怎麽說話呢?你以為我不心疼嗎?一邊是我兒子,一邊是五千萬變五億!

這些都算了,簡洪文那狗東西,他非說這門親事就是我親口說的,還有很多人都親耳聽到的。

我跟他說了,那是我喝多了胡亂說話。

他說那不行,死活也不同意。

你說他是不是欠打?”

歐朔有些不好意思的抬頭看著司宸和顧戎,想了想,站起來:“小宸,顧大師,這次的事情是我這個當伯父的沒有做對。

這樣,我請你們吃飯當賠罪。

反正也到飯點了,你們也辛苦了一天,怎麽樣?”

顧戎本來就對歐家的人沒有什麽偏見,正好她肚子餓了,時間又才晚上的七點多,就答應了。

飯後,顧戎勸說他們夫妻倆先回去。

反正他們去了也幫不上忙,而且,始終是醫院,太多人在也不方便。

夫妻倆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顧大師,那我們明天早上早點來換你們的班。”

三人回去後,聽說白元正再次搶救過來了。

顧戎笑了笑。

他們三個人回到病房,顧戎勸說司宸也先回去。

有司宸的紫龍真氣在,她還真不敢保證今天晚上簡資會不會出現。

司宸笑了笑:“我就在隔壁,有什麽事你隨時過來叫我。”

顧戎微怔,這次司宸怎麽這麽好說話?

司宸走出去,他記得顧展承跟他說過,他身上的紫龍真氣,一般的邪崇根本不敢近身。

司宸走下樓去,齊赫緊跟著他。

“宸少,你要出去辦事?”

“不是,給戎戎買些夜宵。”

齊赫:這不是剛才吃過東西?

醫院附近好像也沒有什麽吃的,兩人隨便找了個地方坐著,叫了幾瓶啤酒。

齊赫看了一眼有些不太自在的司宸,笑了笑:“宸少,這種地方你以前根本就不會來的。”

司宸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其實你明明知道像這樣的事情,少夫人足以應付,你留在這裏根本就幫不上忙。

說不定少夫人還會覺得……”

司宸抬頭看著他:“會覺得什麽?”

齊赫跟了司宸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

司宸說一,他不會說二。

司宸和顧戎在一起之後,他的變化齊赫也看在眼裏。

“少夫人最為自信的就是她的玄術,宸少這麽不放心,我是怕少夫人會覺得你不相信她。”

司宸白了他一眼:“你一個單身狗懂什麽?”

“宸少該不會是不想少夫人和歐琸單獨相處吧?潼少爺不是還在嗎?”

司宸把杯子小心的洗幹淨,倒了杯啤酒喝下。

“養老院那次,戎戎得到了一件東西。

聽說,是玄門中人都很想得到的法器。”

齊赫點頭,他當時也在。

“一直跟玄師作對的邪師,也想要這件法器。”

齊赫好奇的問道:“可是我好像從來都沒有見少夫人用過,這法器到底有什麽用?”

“我聽戎戎說過,這個法器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認主,說到底,隻是一件首飾。

可是,就算是這樣,還是有很多人在暗地裏覬覦。”

齊赫明白司宸的意思了。

“宸少,少夫人的工作性質,大多都隻能在是晚上,可是你也總不能每次都跟著吧?”

齊赫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隻是不想直接說出來惹司宸不痛快。

畢竟是鬼神方麵的事,司宸在也根本就幫不上忙。

“你管我!”

齊赫:……

他是想說,多安排幾個人暗中保護少夫人。

齊赫無奈的喝了一杯,轉頭,一怔。

“宸少,你看那邊。”

司宸順著齊赫看的方向看過去,一個男孩子被三個大男人架著進了一間KTV,微微眯眼:“司呈?”

“司呈少爺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國外?”齊赫轉頭看著司宸,“宸少,我派人進去看看?”

“嗯。”

齊赫給暗處的手下打了個電話:“派兩個人進去看看。”

過了沒多久,手下的電話打了過來。

齊赫接完後,看著司宸:“聽說是司呈少爺替朋友出頭,背了一筆債。

結果一個星期的時間利滾利滾到了一百萬,司呈少爺拿不出來,現在被人給帶進去了。”

見司宸沒有說話,齊赫輕聲問道:“宸少?”

司宸把錢放在桌子上:“進去看看。”

“是。”

司呈這些年一直都在國外上學,司伯瀚每個月都會給他打生活費過去。

因為司家的家規,這筆生活費不會太多。

一百萬,司呈拿不出來。

……

歐琸已經是第五次看時間了,這段時間好難熬,現在才十點多。

顧戎轉頭看著他:“很緊張?”

歐琸笑了笑,臉色仍然有些蒼白。

“說不緊張是假的。”歐琸坐起來了些,“顧大師,看你的年紀應該也就二十出頭吧,

你怎麽會做這個行業?”

一直坐在旁邊玩手機的莫言潼,聽了這話,頭也沒抬的說道:“得虧是我表嫂是大師,

不然的話,歐公子的命是怎麽沒的,恐怕都沒人知道。”

歐琸也有些不太好意思:“顧大師,其實簡纓他們幾個也就是擔心我的病,

說的話才稍微重了些,你別放心上。”真的提醒他:“假如在一個你根本就不曾涉獵過的行業,你有不懂的問題,可以選擇聽,最少,要等我把話說完再提問題。”阿全臉色有些難看。白掣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他這才站到門口沒再說話。“這兩個手掌印……”顧戎以手托腮,手指間的間隙都不相同。“手掌印?”玄聞先是愣了一下,隨後輕聲說道,“我看不到,確為我的修為不夠。”顧戎沒說話,讓白掣找人拿來筆和紙。顧戎按著她看到的把圖畫下來,誰知,白掣看到之後,臉色居然突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